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你现在的位置:峡江新闻网 > 公益新闻 >
黄浩明:社会组织参与抗疫_公益
 来源: 时间:2020-04-12 02:45 作者:峡江新闻网

  黄浩明,国际公益学院代理院长、教授,中国国际民间组织合作促进会原理事长,研究员(教授),获天津大学管理学博士学位。清华大学公管院NGO研究所兼职研究员、国家行政学院兼职教授、中国经济社会理事会理事、爱德基金会理事。30余年从事社会组织培育和发展研究,社会组织国际交流,研究公益组织与企业合作规律,推动中国社会组织走出去战略的研究和实践。 专著有《社会组织走出去》《非营利组织战略管理》,主编《民间组织操作指南》《跨国公司与公益事业》《中外民间组织交流与合作》《国际民间组织合作实务和管理》;合编《德国非营利组织》《日本非营利组织》《英国非营利组织》《美国非营利组织》和《香港非营利组织》等,研究领域为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项目管理、社会组织国际交流和合作、战略管理和国际化等。

以下为黄浩明发言实录(本文中数据截止日期为2020年3月17日) 道2020年是极为不平凡的一年。最近全球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发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中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是现在全球已经波及到160个国家(和地区)。这也是人类历史上一个特别的、突发的疫情。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和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也都向全世界提出了,这是一个特别的年份,希望全球共同来应对新型病毒肺炎的疫情。 中国社会组织抗疫捐赠概况 作为中国来说,社会组织参与抗击疫情斗争的概况如下图。这个数据的来源,我跟易善数据负责人陶泽博士讨论,他们春节2月份动员了200多个志愿者参与统计,所以现在这个数据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准确的。我们看到,社会捐赠到3月15号已经超过了300亿(元人民币),参与募捐的慈善组织和红十字会等等超过了4200家。到昨天陶泽给我的数据,我们社会组织总共收到了310亿元(人民币)的(捐赠)收入,企业占72%,个人占23%,其他还有一些社会力量,大概5%左右。 在企业捐赠当中,国有企业占36%,民营企业占51%,外资企业包括港澳台(境外的)占13%左右。在企业捐赠主体当中,企业参与数已达到了3.2万家,总额达到了223亿元人民币。社会组织在310亿当中,占第一位是慈善会,收入达到157.04亿,有961家慈善会参与,几乎占总收入的50%以上;第二位是红十字会,红十字会有1359家,总收入达到了103.16亿人民币,占总收入的33%;当然,还有326家基金会,它的收入是48.97亿;还有其他类的社会组织,比如民非(民办非企单位)、公益社团参与的有1743家,收入是1.54亿。参与的社会组织达到了4389家。大家看这个数据还是挺了不起的,我们的社会组织在参与这一次抗击新型病毒肺炎的疫情发挥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中国社会组织参与全球抗疫的现状 我们对社会组织参与全球抗疫的现状,国际公益学院的案例研究中心一直在跟踪,他们对整体现状做了一个监测。据不完全统计,中国社会组织目前计划及已经开展的全球抗疫行动覆盖了全球六大州,至少69个国家,占有疫情国家的比例达到了44.2%,这是第一个监测情况。 另外,中国社会组织参与全球抗疫的方式,以物资捐赠为主。现在物资的捐赠特别是口罩、防护服、测试盒等等,都是目前最需要的几个部分的物资。尽管上面的数据表明我们社会组织是起到一定的作用,但是,我们的监测表明,参与全球抗疫的中国社会组织从数量上来说,还是比较少的,但是影响力正在逐步上升。最近我们一直在跟踪一些参与国际化比较好的社会组织,也在监测,能够参与全球抗疫的部分社会组织还处在酝酿之中,还没有行动,因为大家知道这一次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是非常复杂的。 根据专家的研究,要消除病毒传染源,当然各国有各国的高招。中国现在应该说举国上下是宅在家,灵活办公,在低风险地区逐步恢复生产。当然治疗确诊的病人是这次抗疫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尤其是医疗物资的缺乏确实给我们全球带来了挑战。最难的,也是疫苗的研究,疫苗的研究是根本上去除这种病毒传染的方法,现在国际上有很多专家对这个做法有很多不同的解释。 下面,我讲讲社会组织参与全球抗疫的主要案例。我们的研究中心发现,比如,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尤其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已经设立了 抗疫国际人道援助基金 。红十字会是一个国际组织,它在全球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我们现在中国红十字会已经广泛动员社会力量,募集资金和防护物资,驰援受新冠疫情影响较严重的国家,比如像伊拉克和伊朗,首批募集采购的物资已经送达。当然,红十字会专家组已经到了意大利,也到了伊拉克,也到了伊朗参与实际的抗击行动。这是红十字会,因为它是一个国际人道主义援助机构,应该说在全球影响力特别大。 第二,马云基金会及阿里巴巴基金会,为亚洲、欧洲等四大州捐助医疗用品,覆盖到非洲每一个国家,为非洲国家医疗机构提供网上培训资料。当然,像深圳的猛犸公益基金会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通过各国使馆向6个国家,日本、秘鲁、安哥拉、塞尔维亚、菲律宾、文莱捐赠病毒检测试剂盒,这是深圳的,当然还有深圳国际交流基金会也在里头。 社会组织自发的志愿社群当中,有一个叫 高温青年社区 ,这个青年社区协调温州各界的力量参与国际抗疫,驰援希腊,驰援韩国,驰援法国,驰援意大利,驰援伊朗。这个挺了不起,我看他们的做法是非常地国际化,他们建立了一个社群,这个社群有国际的,有国内的,有企业的,有基金会的,有慈善的,也包括温州慈善会都参与其中。这是志愿社群。 另外一个案例是北京新阳光基金会协同新浪微公益向伊朗运送5批物资,这个效果也是非常好。昨天我又看到了阿拉善生态协会驰援意大利一百万有创和无创呼吸机、空压机、医用口罩、护目镜、面罩等,也开始运往意大利。郝南先生参与的卓明灾害信息服务中心继续以国别报告的形式支援全球抗疫行动。当然,这个里头还有张国远先生,他们也在跟亚太地区的朋友建立一个小联盟,也在开始做。我们国际公益学院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等一起开始了行动,包括国际公益学院的马蔚华主席和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的卢迈副理事长,都向中意慈善论坛的意大利主席普罗迪先生发了慰问函,同时我们已经开始了物资的救助行动。 我刚才看到国际公益学院校友荣程普济公益基金会,已经筹集了20.8万件物资,包括20万只抗疫口罩、3000件德国杜邦防护服以及5000副医用手套,紧急发往意大利、韩国、日本、印尼等国助力世界抗疫。大家看这个行动,是非常的多元的。 社会组织参与全球抗疫优势与挑战 我们也在监测中国社会组织参与全球抗疫优势与挑战。从机会来讲,各国政府包括企业特别愿意携手社会组织来共同抗疫,也包括联合国各组织都特别希望社会组织参与其中,这是第一个方面。第二个方面,社会组织在筹集资金(方面)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大家知道由于疫情在全球不断地变化,所以我们的很多国际航班都没有像以前那么多,现在社会组织的专业人员到现场难度比较大,现在都是筹集资金和物资,这是起很重要的作用的。 第三个方面,社会组织在动员专业的社工、志愿者和专业服务方面的支持,这是比政府和市场有更多的优势的。从这个地方来看,我们的社会组织在机会上当然还有很多,今天时间关系,就不讲那么多,在提问的时候跟大家讨论。但是,社会组织在参与全球抗击疫情,它面临三大问题:第一个问题,社会组织的国际渠道不通畅,还缺乏专业的合作机构。大家知道病毒是不分国界的,所以我们在跟各国的社会组织合作,尤其是专业机构的合作方面还缺乏经验。从这个角度讲,这是我国社会组织面临一个很大的挑战。 第二个问题,社会组织在走向国际化的过程当中,我们的专业能力不能够满足各国的需求。刚才我们看到这个数据,我们现在才涉及到60几个国家,还不到70个国家,69个国家。全世界我今天早上看最新的数据,已经达到了160个国家,所以我们走向国际还处在一个初级阶段。第三个问题,社会组织还缺乏专业和高素质的复合型人才参与全球的抗疫。社会组织要走向国际、走向世界,跟国内是不一样,首先遇到一个问题,就是语言问题,到意大利讲意大利语,到德国讲德语,到巴西讲葡萄牙语,拉美地区都讲西班牙语。这个人才是复合的,一个是语言问题,第二个就是文化差异。我们能不能跟世界各国的社会组织开展合作,最难的就是文化背景不一样,包括宗教信仰不一样,我们到伊拉克、到伊朗是伊斯兰教,到欧洲又是基督教、天主教,又不一样,所以这种文化差异、宗教信仰也不一样,所以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挑战,要有一个复合型人才。什么是复合型人才呢?既要懂得各国的国情,同时又要有专业的手段。比如说我们的专业社工,我们的社工里面分医学、医务社工,这是非常的专业。从这一点来说,我们存在着这么一个巨大的挑战。当然挑战还很多,比如现在出国的难度还是比较大,包括航线航班也减少。 中国社会组织参与全球抗疫的对策 我们作为中国的社会组织,在未来的日子里,参与全球抗疫的对策是什么?我从三个纬度来看:第一个纬度,我们看国际合作伙伴。因为你要走向国际,必须要有国际合作伙伴。我们不可能有更多专业人士到国外去,要去,只是小部分,比如我们现在中国红十字会派出的专家医疗组、志愿团队,都是合作伙伴。在国际合作伙伴方面,有三个纬度可以考虑的: 第一,国际组织,红十字会,红新月会,比如国际的民间组织也是可以来开展合作,因为有很多国际民间组织在各国有自己的办事处,有自己的管理人员,有自己的团队和设施。从目前来看,我们中国的社会组织要寻找跟国际组织的合作,跟国际民间组织的合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途径。尤其是根据2016年4月28号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境内活动管理法》,目前为止已经有500多个国际民间组织在中国设立了办事处,这一股力量我们是可以用的,我们是可以合作的,也是可以信赖的,包括国际公益学院的创始机构盖茨基金会,也在这一方面起到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除了国际组织和国际民间组织以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是要建立双边的合作关系。因为只有双边合作机构才能够使你的项目落地,使你们的专家能够得到很好的,与当地社区的合作,这是从国际合作伙伴的角度,这是第一个。 第二,政府合作纬度。政府合作的纬度,尤其是中国的社会组织要跟当地的地方政府合作。地方政府的合作也是实现我们项目落地的一个重要基础,其中最重要是要对接不同国家的社区合作伙伴合作。因为从政府来说,很多国家它对抗疫的要求,跟我们的标准有的地方是不一样的,尽管我们中国在过去两个月期间已经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是我们有很多做法,国外能不能接受,这也是需要去合作、去谈的。这是政府合作的角度。第三个维度,新的力量。哪些新的力量?第一,新技术的合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部分。比如我们通过现在的各种网络技术来解决,比如远程医疗咨询都是比较好的办法。第二,当地华侨团体的力量,这也是中国独特的,因为中国现在在海外有五千多万的华侨,他们在海外都有自己的独立机构或者是自组织,这样的合作也是比较好的。刚才我们讲的温州案例,华侨组织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我记得前一年我到米兰去,当时温州的华侨在当地米兰很有影响力。第三,联盟组织和联合行动。什么是联盟组织呢?比如我们现在有很多组织,它的力量有限,我们叫 抱团取暖 ,大家一起来行动,所以这个也是在全球抗疫当中非常重要的方式。光华设计基金会他们现在联合了国内外一百多个社会组织、企业包括一些志愿团体。所以,我认为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部分。 这个时候我们要抱团取暖 最后,我觉得最关键的结论,我们中国的社会组织是否要参与全球的抗疫,首先要有一个战略定位。战略定位太重要了,比如说你是做医疗救助,还是做病毒源消除工作,还是做物资捐赠工作,还是做资金筹集工作,还是做更难一点的疫苗研究工作?这个战略定位很重要,像盖茨基金会联合了几家机构拿出1.25亿资金联合研究疫苗,战略定位非常重要。第二个是合作伙伴。无论是跟政府合作,国际组织合作,国际民间组织合作,还是当地国的社会组织合作,这个合作伙伴是关键。因为只有优秀的合作伙伴才使你的项目能够落地,你的物资能够到位,你的资金能够有效。所以,从这个地方来看,合作伙伴是第二个方面。 第三个是专业的力量。尤其是咱们这次突发的新冠肺炎病毒的疫情,它是一个传染病极强的病毒,它的影响力是远远超越我们过去研究的病毒。我看以色列政府医护人员保护的专业性远远超过其他国家。从这个地方来说,专业的力量是第三位。第四个是复合型人才。社会组织能不能找到复合型人才,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因为社会组织待遇也不高,业务有的时候也不稳定,资金也很难筹集。在这个地方,复合型人才是我们社会组织要走出去一个关键的关键,也是核心的核心。 最后一点,我的观点就是讲要量力而行。我们社会组织从中国来说,现在马上到87万了,但是能够有条件、有能力、有水平去参与全球的抗疫行动的组织,我认为还是比较少的。所以,这个时候我们要制定一个新的战略,就是抱团取暖。我说量力而行的背后,就是抱团取暖。我们人类需要隔离病毒,但并不能隔离我们的博爱。 互动答疑 互动1:不赞成通过商业机构,进行各种各样的爱心慈善行动。 黄浩明:我看有一个问题,提到不赞成通过商业机构做筹集资金或者是募捐。这个想法是对的。在全球抗击新型病肺炎病毒的疫情,社会组织它要找到比较好的合作伙伴,但是这个合作伙伴在分工上是需要有所不一样的。所谓的不一样,就是作为社会组织它有筹集资金的优势,同时也有筹集社会资源的优势。但是,它怎么去落地?这个时候要找到很好的方法,包括商业企业。商业企业的利润问题可能确实是一个难题,在国际社会都有一些标准,在人道主义救助资金的运送过程当中,都有一些特别的通道或者特别的协调机构解决。我觉得跟企业的合作,应该是发挥各个企业的优势,有的企业它能履行社会责任,或者它们也能跟公益机构共同合作。我想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模式。我也赞同社会组织在跟企业合作的时候,还是要有一个专业的界定,不是什么社会组织都行。 互动2:怎么看待伊朗驻华大使馆,在其官方新浪微博上,向中国网民募钱募物的事情?对其后来马上改为,通过民间基金会来接受中国网民的捐赠,前后两种不同方式,表达了什么问题?对意大利驻华使馆,也是在微博上向中国网民募捐,而大部分中国网民认为,意大利是老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中国网民,要求捐款捐物有些违和。中国网民的爱心是否被过渡消费? 黄浩明:有一个问题讲伊朗大使馆出现了募捐行为,和民间组织募捐的行为。这个地方是一个合作的模式,比如有的国家是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合作,比如有的国家是政府和民间之间的合作,但也有民间组织之间的合作。这个做法也不太一样,比如像我们过去跟德国合作的时候,资金来自于德国联邦政府的援助,但是它不能由政府的资金直接到民间组织,是要通过德国的民间组织合作,类似于P2P(民间到民间的合作),而不是专门的政府和民间的合作,一定要有当地国家的民间组织的合作。当然伊朗这个案例,我觉得政府使馆后来变成民间组织合作,这种做法可能更规范一点,如果政府要跟民间合作这也是可以的,但是它们之间过去是否有合作的基础?如果有合作的基础,也是可信任的,这样的合作也是可行的,特殊时期。但是一般来说,在国际社会都是P2P(民间到民间)合作,当然也有民间跟政府的合作。 刚才讲意大利的合作,当然大家知道意大利是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家,这是一个现实。意大利跟中国民间的合作还是有很多的基础,比如我们去年公益学院跟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和意大利都灵大学一起建立了一个中国意大利慈善论坛,我觉得是民间合作的一个很重要的途径。当然前年我到意大利米兰去,当时华侨在意大利特别多,尤其在米兰地区,他们有很多中国华侨一起成立了一带一路促进会,这个都是民间的。这种民间的合作,也并不排除与政府的合作,大家注意这个里头之间的关系,刚才讲的,民间需要跟政府合作,同时也需要跟企业家合作,所以它现在这个社会,我们要建立一个跨界的共同体,尤其是国际合作。国际合作不仅仅是民间对民间,还有很多民间组织需要有当地政府的支持,也需要当地企业家的支持。 互动3:数字化赋能,科技改变生活,让我们这次特殊抗疫/防疫期间,能够更广泛更深入的参与和合作。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听到,很多不同的声音,被赋能的民间/社会群体/公共意识大众,能够做好哪些补位/助位措施与义务? 黄浩明:有的同学提到数字化赋能和科技改变生活,尤其是我们这次特殊的抗疫和防疫期间,这个问题提得非常好、非常专业。我觉得尤其这次抗疫行动,无论在中国还是全球,我觉得都要有一个反思的过程。这个反思的过程包括如何利用现代技术,比如我们用大数据了解病毒源的走向,包括人流的移动,这都是通过大数据、用科技的办法。公益界如何参与这么一个活动?这确实是一个非常难的过程,比如我一直在观察中国传染病预防学会这一类组织,它们还没有真正发挥作用。最近我在写一篇文章也讲到,中国的公共卫生制度的改革,是需要有一批专业的医疗卫生机构参与的学会、协会,比如我刚才讲的对疫苗的研发,这也是一个长期行动,所以需要用科技赋能的方法来参与这样的行动。我们国际公益学院也有一个全球慈善领导计划,也是有一批企业家云集,他们用科技赋能,这也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比如我们在企业履行社会责任,这个社会责任一定是要用更长远、战略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所以,我觉得用科技赋能、用科技技术来研究病毒的起源、病毒如何预防、如何治疗,也包括我们现在用中医治疗新冠肺炎病毒,这都是我们需要去思考的。 互动4:实一些企业已经在一边开展国际公益慈善,一边助力布局企业的国际化的商业网络。例如马云公益和华大的猛犸基金, 但是,这些大型企业的基金会,对公益是否熟悉和专业?其实它们可以和做一线的社会组织合作。 黄浩明:前两天我在备课的时候也在研究,跨国公司在全球抗疫当中的作用。从这个视角来看,我们可能是需要研究中国的跨国公司在全世界的行动。比如我在日内瓦拜访中石化Addax公司,他们在日内瓦设立慈善基金会,参与了几十个发展中国家的扶贫、社区服务,包括妇女参与这样的行动。现在我们中国的跨国公司能不能参与到全球的公共卫生事件突发行动当中,这也是需要我们研究和倡导的。有更多的中国跨国公司用更长远的战略目标来研究全球共同面对的难题,比如现在遇到的新型肺炎病毒的防治工作,中国的跨国公司需要有所关注、有所参与。这是从战略层面上看,需要有一些国有企业、有战略目标的大企业参与。我同意这个观点。但是,这个地方一定有长远的战略目光,同时有一批专业人才,如果没有专业人才,也是做不出来。 互动5:深圳有很多从国外回来的华侨同胞,造成境外输入病例,社会组织如何参与到防止境外输入的抗议行动中去? 黄浩明:有一些境外输入病例,我早上看了一下,全国已经有一百多例,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威胁。作为社会组织,我觉得有一个倡导功能,倡导我们的华侨也好,我们的留学生也好,在全球抗疫行动中不要恐慌。我觉得因地制宜,不一定都要回国,如果当地有条件,能够解决的问题,我觉得回国花那么多钱,最后回来也不一定都能解决问题。我的朋友、亲戚的孩子在美国、英国、意大利,他们都跟我咨询,我建议按兵不动做好防护,做好预防。这个病毒,一个是怎么尽可能地不要参加人群比较密集的地方集会、餐馆,这都是非常忌讳的。所以,从这个角度讲,自我管理、自我防控、自我意识,我觉得这是可以倡导的。当然也有的人说我非要回来,真要回来,我们也阻止不了,是吧?但是我们可以倡导。 互动6:国际化的企业,有开展国际公益合作的基础,因为它们有国际商业科研网络。社会组织一般没有国际网络。如何互补,如何联合行动?必要性如何? 黄浩明:我觉得一个是要建立信任关系,比如有一些核心的专业人员,这样的合作是最关键的,如果你没有核心的专业人员或者管理人员,懂国际事务的专家,这样的合作可能就建立不起来。我觉得跟当地的社会组织合作,第一个是要信任,第二个要有专业的团队,第三个要有一定的资金储备,第四个一个很重要的是要有协调能力,只有通过协调力,才能使我们抗击病毒的斗争能够胜利。

最近更新